葡萄酒与人情

发布时间: 2007-05-27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葡萄酒因为偶然的机会在波斯古国诞生。当时的国王非常喜爱吃葡萄,总是把吃不完的葡萄密封在一个瓶中,并写上“毒药”字样,以防他人偷吃;却被他的一个妃子发现。

劝君更进葡萄酒

其时那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子,已被打入冷宫,往日恩宠和繁华不过一梦,看着是“毒药”,便喝了下去,只求速死。却只觉得那半透明的绛色液体在口舌中、心肺间游走,孕出微香,竟是前所未有的恬然陶醉。将之献与国王,深得其欢心,又再度得宠。

而后,这样的“毒药”——葡萄酒流传开来,一直蔓延到整个五大洲。

“酒使人心愉悦,而欢愉正是所有美德之母。……我继续与葡萄酒作精神上的对话,它们使我产生伟大的思想,使我创造出美妙的事物。” ——歌德

在2003年全国葡果酒年会的专家报告会议上,提出了一个看来平淡而传统的命题:葡萄酒到底是什么?“葡萄酿造的酒”是太肤浅不过的答案,专家们说,葡萄酒首先是健康,是有情人浪漫和爱情的象征,也是时尚弄潮儿们品位和情调的见证。

著名摄影师冯卫东说,酒是有性格有内涵的东西,所以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酒。通过酒,可以判别和选择朋友。许多人喜欢追捧法国红酒,他却独钟情于一支西班牙红酒,“法国红酒追求细腻和平衡,太世故了,像个久经风月的交际花,而西班牙红酒虽然粗一点,但率直,几乎有点用嘴嚼葡萄根的味道,这性格很适合我。”他是一个红酒玩家,还自己开了一家红酒酒吧。玩是一种境界,一种“真”的感觉,红酒是天然葡萄酿造的,这本身就代表了一种真。

葡萄酒,是男人的爱物,女人的宠物,能让男子深情,让女子平添刚毅。相传古罗马最具有文化含义的酒神巴克斯发明了葡萄酒,使成千上万的女性崇拜得几近疯狂。每当酒神出游,身边总是伴随着一群仙女。这些仙女一边痛饮着葡萄酒,一边载歌载舞,由此可见红酒的起源跟女人息息相关。以红酒来比拟女子,就理所当然了。

每一支葡萄酒都有自己的容颜秉性,如同人,值得你去珍视,而那些独一无二的酒,到了最后,都会酿成悠远的传说。葡萄酒的气节、情趣,在于其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于其不肯将就不肯凑合。因为稀少,所以珍贵;因为独一无二,所以孤清高傲、不媚俗,更不会随波逐流。喜爱葡萄酒的人,必定非俗人。

然而,对葡萄酒要有怎样敲骨吸髓的虔诚热爱、痴迷狂恋甚至到达偏执狂的地步,才能用其纯粹的生命和珍视,创造出惊世骇俗的绝世佳酿来?一瓶能让人感动让人遐想的葡萄酒,必会出自对葡萄酒有着宗教般虔诚、身怀绝技、有时会是特例独行的酿酒大师之手。Clos de Lambrays曾经的主人——克松夫人;Leroy的女主人——拉卢夫人;DRC的主人—— Aubert,Clos de la Roche的Ponsot园的主人—— 杰·马利老先生,他或她都是或曾是酒坛的奇人、狂人。他们的偏执、坚定、我行我素,一样都是对痴恋葡萄酒的深爱。也正是因为他们用自己真挚、热情的生命酿造美酒,才为这世界创造出堪称艺术精品的绝世珍酿。

我要提交:分享你的烹饪实践,分享你对烹饪及任何菜谱的评论,分享你的家常菜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