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和东北大酱

发布时间:2008-12-03

说到东北的吃,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猪肉炖粉条、酸菜血肠。虽说家常,但东北人常年累月供在饭桌上的却是大酱。

大酱是山东人“闯关东”时带到关外的,众多的山东人后裔在东北肥沃的黑土地上种植了一眼望不到边的大豆,并把山东人爱吃的大葱蘸大酱的习俗发扬光大,不仅蘸大葱,箩卜、辣椒、茄子、土豆、白菜……无所不蘸、生吃熟吃无所不能。

近年传入东北的南方蔬菜名目繁多,但东北人雷打不动的吃法就是:蘸酱。就象山西人家家储备一缸老陈醋一样,东北的农家必定有一缸两缸的大酱,这也是富裕与否的标志之一。

农村人家中的大酱是有专人照看的,晴天时要暴哂翻搅,雨天时要加盖,还要及时加纱网防虫蝇。正宗的农家大酱香气扑鼻,还汪着一层亮晶晶的油,摘一把地头的新鲜蔬菜蘸上大酱咬一口,那才叫爽脆香甜。

大酱是东北谁家都不能缺的食物,炖肉炖鱼要放,炸酱面也少不了,但最家常的吃法要数吃法简单的蘸酱菜。不仅在家要吃,下馆子也要吃。东北人吃完了粤菜、湘菜、川菜,喝够了白酒、啤酒、葡萄酒,照例还要叫一盘大丰收:一小碟炸好的肉酱或鸡蛋酱加一大盘新鲜蔬菜。象广东人和上海人吃饭后甜点一样,满桌食客笑逐颜开、咔喳咔喳大嚼一顿,这顿饭才叫吃得舒坦。

就象川湘人离不开辣椒,江浙人离不开白糖,山西人离不开老陈醋,东北人的大酱情结只怕是一生都无法解开了。

我要提交:分享你的烹饪实践,分享你对烹饪及任何菜谱的评论,分享你的家常菜谱。